晏咕咕咕

慎重关注,没有任何技术。只会玩梗搞谐。

【地人】不在朝暮

突然很想写分手,就当我现代au的平行世界的一个结局吧……带一点奉天逍遥。瞎写一通。



  分手那天人觉也没有多说什么,他沉默的拉好了他鹅黄色的羽绒衫。回屋子把东西一收,提着那个黄色旅行箱子就下了楼,没啥激烈反应,地冥送他的贵重东西全部没带走,箱子上那条地冥贴的鱼也没撕,就那么噔噔噔的走下楼,一路惊起数个声控,前面的闪后面的灭。人觉走的从容,就像去一个一星期的旅行。
  
  地冥就站在人觉后面,两只手紧了又紧,两排牙就紧紧的扣在一起,跟对方有深仇大恨似的。什么东西,他想,他懵。
  
  为什么他就走了?地冥在心中反复告诉自己不是这样的过几天他会回来,人觉一直都是这样,温温吞吞的和和气气的不会拒绝人。地冥死死的端住自己的架子,一句等等或者回来在喉咙里打了几十个转又被硬生生咽下去。
  
  他在家里暗黄带流苏的窗帘后面站着,掀开一角。面无表情看着人觉的身影消失在路灯照不到的地方。然后盯着几只死命瞎扑腾往暖黄路灯上撞的蛾子,蛾子悍不畏死的跟着塑料灯罩进行一次又一次的碰撞。
  地冥突然觉得索然无味,他放下窗帘。拿起本子想些点什么,分手本来就是一个剧本鼎好的素材。他举着钢笔半天,两滴黑墨重重的砸在纸上,地冥把纸撕下来团吧团吧丢了。
  
  他心里隐约觉得,他和人觉没有以后了。
  
  人觉也走的潇洒。行李箱径直往天迹家里一拉,打算先凑合借住一晚明天回他的老家,大学毕业就跟着地冥在这个城市打拼,人觉盘算着自己的饭店可以盘出去,或者聘个人事管一管。低头琢磨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天迹家门口。一抬头就撞上天迹那张大脸。
  
  你咋来了?和地冥吵架奔我这来了?天迹问他,伸手去帮他拎行李。
  我跟地冥分了。人觉就笑笑,一句话轻飘飘堵过去。侧身让天迹接过行李,低头换鞋就往屋里走。
  
  天迹已经想了无数和非常君同仇敌忾一起损一顿地冥的话,甚至已经以地冥为中心祖宗十八代为半径画好了圈,没想到人觉一句轻飘飘的分手把他喉咙里塞着的话一股脑压了下去。天迹低头捡捡自己下巴,也顾不上去问你们居然也会分和为啥分了。期期艾艾一句你没事吧也说不出来,眼巴巴的看着人觉已经熟门熟路的去厨房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人觉回过头,看着天迹的眼神,就笑着回了一句:非常君没有事。安心。
  
  天迹看着和平常一样的人觉。不知道该说什么,跟着人觉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会话,从感情生活君奉天聊到最近大学里出门的大长腿小学妹。就推着非常君去客房睡觉了。
  非常君躺在床上,就盯着天花板,一片黑暗里就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睡不着,心里有点闷闷的堵的慌。
  
  这时候门响了,天迹举着一盏小夜灯进来就说好友你好久没来了我们秉烛夜话啊。不到明天六点不许睡觉。人觉就有点感动,他说好。两个人就继续刚刚小学妹的腿一路聊下去,天迹一本正经分析了人觉老家到底开什么最赚,说的自己都心动了,最后一拍大腿嚷嚷要去人觉老家开个足浴中心。人觉就笑着拦他,说君奉天非找我拼命不可把他好好的经济学师兄骗去三线小城市开足浴店。
  天迹也跟着笑,兴致到高处还高歌一曲美其名曰让好友回忆我的歌声。人觉扯了一旁的咸鱼抱枕糊天迹脸上。两个人对视一眼笑倒在一床柔软的羽绒被上。笑够了天迹就问:好友是不是回忆起了大学生活?人觉就一愣点点头,天迹话一出口就觉得失言,他们大学生活最频繁的就是他和地冥闹得鸡飞狗跳。他仔细看非常君的脸色,异常懊恼,刚想做点什么补救,就打了个哈欠。
  天迹一看时间,凌晨三点半。人觉回过神一看就说好友你去睡吧。天迹还想再胡诌一通,一看人觉认真脸就拿着夜灯原路返回。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一句非常君的谢谢。天迹朝后面挥挥夜灯,说不谢,我们以后不知道还能见几面。
  
  非常君一时没话,天迹就出门帮他关好了房间门。非常君搓搓手,把自己埋进温暖的被子里——天迹在这里放了一块电热毯。他盯着天花板又看了两眼,转头看看窗外凌晨四点的天空,闭上眼睛睡觉了。
  天迹的作息一向是睡到中午,他起床只看到了一桌做好的温在锅里的早餐,和一张贴在餐桌上的普通的黄色便利贴。:好友,我走了。放在锅里,做的你中饭的量。
  天迹突然感动的一塌糊涂,他call个电话就找君奉天,义愤填膺的控诉了一下地冥这么好的人都不要了踢开了分手了。君奉天在那里沉默了一下,说: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基本上一句不合适就能概括95%的分钟理由。天迹话噎住了,他叹口气。他不知道地冥和人觉合不合适。就算知道了他也会选择不知道。他和君奉天腻歪告别,就开始吃他的午饭。
  这时候地冥在对着笔记本噼里啪啦的码剧本,人觉在开往老家的火车上打盹。
  地冥一边揉着太阳穴满脑子剧情发展,一边移开椅子起身去泡咖啡,人觉一边想着他爸妈给他生的小弟弟应该已经断奶了,一边拉着行李箱走在站台上。
  
  没有谁离开了谁就过不下去。
  
  人觉在老家盘了一家店重新开了饭馆。用金闪闪和流苏把店里装修的自带特效,一边奶孩子——他的小弟弟习烟儿,一边菜品出新忙的团团转。等到习烟儿慢慢会走懂点事不用时时哄的时候人觉的饭馆也走上正轨,人觉就抱养了一只黑猫,整天坐在饭馆太阳最好的地方晒晒太阳撸撸猫。店员分分说我们这个老板老婆都没有已经过上退休生活了。人觉笑笑说这样可养身了。
  
  地冥一直拉不下脸去找他。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地冥写书卖剧本事业蒸蒸日上。人觉被习烟儿拉着去看一部特别有名的演员据说特效演员都很好,字幕一打出来,编剧地冥两个大字。然后人觉一恍惚,继续看电影,电影里面一个喜欢穿黄衣服的年轻人,每天生活的平平淡淡简简单单,人也和和气气的。
  非常君回去一刷影评,很多地冥迷弟迷妹们在哀嚎或者庆幸;妈呀那个黄色的暖男小天使居然逃过了地冥老师的必死大结局?!这不科学?!地冥老师头一回偏心啊2333。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开场死。……
  人觉关掉电脑就接到了天迹的电话。他问人觉有没有看电影,人觉说看了,天迹说他的道歉你……人觉说就这样吧,大家都活的挺好的。天迹沉默了一会说确实大家都活的挺好。他们再扯一通就挂了电话。
  
  地冥从来不是个会服软的人。他也不会扔掉架子去求什么。他要的感情纠缠至死的轰轰烈烈。
  偏偏非常君信奉感情朝朝暮暮细水长流 ,两个人生活的温馨平淡。
  
     等到习烟儿再大一点,觉君就带着他到处游玩寻找美食,还在网上开了一个美食直播,俩人一大一小一黑一白的十分有趣,再加上人觉那个美食天赋,他们就渐渐有名气起来。
  
  后来地冥获得最佳编剧奖,他上台领奖的时候就说了这么一段话:我想感谢一个美食家,他的出现给我的生命增添了多彩的一笔,他的离去给我的剧本添加了丰富的一笔。
  
  当晚人觉就接到了地冥的电话。人觉当初走的时候没有删地冥电话也没有换卡,那个号码就孤零零的在那里被别的通话记录淹没。
  地冥在电话那头问他:好久不见了,要听眩者弹钢琴吗?人觉说好久没听过了,机会难得听听吧。地冥就去弹琴,人觉把手机开了扩音就抱着猫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听。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地冥一曲钢琴曲谈完听手机那边没声,也猜到那边睡着了,也没有挂电话,去拿了一瓶红酒一个高脚杯在那里一杯一杯倒,就一杯一杯喝。
 
   人觉被怀里猫的动弹惊醒,他发现电话没挂已经打了三个多小时了,他歉意的说一句对不起,那边地冥已经快喝完一瓶红酒,说没关系,累了你就早点休息。人觉说好,两人一阵无言地冥就把电话挂了。人觉拿着电话苦笑摇摇头去帮习烟儿做完饭。地冥在那里锤了一下桌板。手震的生痛。
  
  地冥想,他完全放下了。是啊没有谁离了谁过不下去。
  
  地冥就在业余时间开了个美妆直播打发时间,关注了隔壁金灿灿的美食直播,偶尔过去打个赏。一切跟以前差不多。地冥有时候也会在想他们以前是不是真的谈过恋爱,应该是真的。总有一段甜甜蜜蜜闪瞎天迹狗眼的时候。只是后来不合适了。
  
  唉,不合适了。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