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咕咕咕

慎重关注,没有任何技术。只会玩梗搞谐。

【地人】【天法】不知所云的达拉崩吧

早上看达拉崩吧被洗脑了…………
依旧是现代au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十分美丽又祥和的国家。那里的人民安居乐业,他们感激仁慈的国王,终于,在人民的期待与祝福中。美丽善良的公主诞生了。但是一头恶龙打破了这平静的生活……

打住,这个美丽善良的公主谁演?我们学校有符合人设的女生吗?人觉哗啦啦的翻着手里的剧本,打断了深情并茂读着旁白的天迹。

我师弟啊。天迹头也没抬,继续低头看着手里剧本。这回他演上主角,台词最重。

哦,你师弟啊……啊???你师弟啊???人觉在嘴里重复一遍后把头咔咔咔的转向天迹,他似乎听见了自己颈椎的错位错位的呻吟。是我认识的那个君奉天???法儒无私那个君奉天???

是啊?天迹也眨巴眨巴眼睛转头看他。

……人觉觉得仿佛自己的三观受到了重塑。他艰难的挣扎的开口。他怎么会接公主这个角色?政法系那群不会疯吗?

地冥从后面飘出来拍拍他。骚橘的头发难得飘出个忧郁的形状。他指指沉浸在台词的天迹又做个君奉天的口型,两个大拇指一对比个手型,再翻了一个标准的白眼。人觉觉得那眼珠子都快翻到后面去了。人觉秒懂。他也跟着忧伤的叹了一口气。

得了,春天来了,酸臭味又开始弥漫在校园里。

人觉当然有角色。他们系的妹子觉得人觉不上个台白瞎了那么一张嫩脸。拿捏着人觉耳根子软,好说歹说给他搞了个国王的角色。人觉也觉得还行,不用穿小裙子也不用涂口红,往台上一座说两句话捧着茶开始喝就可以了。
标准的吉祥物。剧组还觉得台上镇一个金灿灿的,招财进宝。

人觉于是开始和天迹对台词。
年轻的勇者啊,你叫什么名字。

天迹眨巴眨巴眼睛。声情并茂无比真诚的回他台词。
陛下,我叫龘䶛䨻䎱㸞蚮䡶䴞䴝䯬䬛䰕㹚。

人觉有点懵,那边天迹还沉浸在台词里。
重复一遍,我叫 龘䶛䨻䎱㸞蚮䡶䴞䴝䯬䬛䰕㹚。

是不是 龘䶛䨻䎱㸞蚮䡶䴞䴝䯬䬛䰕㹚?
人觉面无表情捋着舌头棒读一遍,他觉得他的舌头快打结了。

不对。天迹一脸表情凝重。
我叫天迹。他说。

非常君忍了又忍没有把手里台词本卷吧卷吧糊他一脸。

巨龙这种品味和时髦值双高的东西一定是学校里时髦值最高的地冥当仁不让。

人觉非常绝望瘫在床上的听着这俩对台词。

地冥说。我是㱎䖘䵈䶁䘔䶑䘓鋱䩳䵷㒪䪉䉥。
天迹接口:啊,是不是昆特牌提琴烤蛋挞苏打马拉松?
地冥嘲讽的瞥一眼。是 㱎䖘䵈䶁䘔䶑䘓鋱䩳䵷㒪䪉䉥。
天迹一扭腰,拿着一把叫天谕的羽毛拍。冲地冥砍去。 不把公主䥸䝟䳮䟑䎘䫱䉷䰯䕈䟐䬝 交出来我龘䶛䨻䎱㸞蚮䡶䴞䴝䯬䬛䰕㹚今天就教你 㱎䖘䵈䶁䘔䶑䘓鋱䩳䵷㒪䪉䉥怎么做龙。

人觉看他们乒乒乓乓的过招,绝望的塞了一个柠檬小蛋糕入口。他现在脑子里全部都是翁嗡嗡嗡翁嗡嗡嗡。大家都是中文字,怎么那些话就不让我听懂呢?
对个台词跟对暗号似的。人觉恍惚之间觉得自己是一个悲壮的地下党,阶级敌人为了威逼出共党的秘密狞笑在他耳边连续不间断的shsixuidkwjnuzksmshzaunj

一旁的地冥余光一扫,见人觉瘫在那里精神恍惚,也只当他又开始好梦游仙,走过去倒了被大圣果茶,十分嫌弃的用两个手指拎着杯口,塞进人觉手里。

不然巨龙干脆去抢了国王怎么样?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