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咕咕咕

慎重关注,没有任何技术。只会玩梗搞谐。

【地人】不知所云的甜饼

地人,现代au。高考前写个甜饼攒人品……被最近的剧情搞到脑残。瓜觉放下瓜的代价太惨了……大概就是现代版的打架加上乱改……不我不知道鬼麟主是谁……
口蜜腹饯。主要形容人觉非常君嘴巴很甜,因为他蜜饯吃多了……

人觉非常君,你包藏祸心,口蜜腹剑。地冥当场就炸了,凭借着自己多年文科扎实功底,四个字四个字的往外蹦。大步流星踹开宿舍门,抄起桌子旁边的羽毛球拍就倒提起来指着人觉。那气势汹汹的跟手里拿着个大宝剑似的。

啊?人觉有点懵,他昨天晚上瞧了一篇美食方子,见猎心喜不知不觉修了个仙。这规律老干部作息一旦被打破,就是他今天这个下场——脑子昏反应还能慢上一拍半。显然,现在人觉还在那一拍半里头没反应过来,再加上被地冥一连串四次成语噼里啪啦砸脸上。待机时间更是加长。于是就戳着个懵逼的黄脑袋直愣愣看着地冥,和地冥后面跟着(看热闹)的天迹。

地冥一见更是气得慌,一头橙红头发都快要进化成爆裂辣椒红,平时自诩的艺术家高雅气度仿佛已经被团吧团吧喂了狗。如果他还是清醒着的可能就会阴恻恻的加句补充——喂了天迹。一旁天迹也一悚,没声息的往旁边挪了两步。他听见地冥身上传出来的嘎啦嘎啦骨头声,害怕这位突然精神失常一个失手跟他算了新仇旧恨,一个羽毛拍叫两朵祖国鲜花血溅当场。

眼见着地冥手里那个羽毛拍就要携着一股惊天地泣鬼神排山倒海的气势给砸上人觉脑袋,天迹一看玩真的呢急吗要撸袖子上去劝架,开虾米玩笑。这全校仅此一个的美食大佬要是折在这儿,他天迹不是要被各类等着投喂的学弟学妹乃至老师辅导员一人一口唾沫淹死。
谁知道他袖子刚撸一半,白色长袖卡在胳膊肘上的时候,地冥放下羽毛拍,咬牙切齿的伸手在人觉脑袋上弹了个响亮的脑瓜崩。

算了,就你?口蜜腹剑肯定高看你了。口蜜腹饯还差不多。地冥哼两声,把羽毛拍精准的往天迹床上一扔,多年不用的羽毛拍在天空划过一个弧度,终于在着陆通过一次有力的撞击抖去身上最难缠的灰尘。在天迹高亢有力的惨叫中,他瞄两眼桌上非常君放着的蜜饯罐子,拎起来旋开塞了俩进嘴。一边还恶狠狠的嗖嗖嗖往人觉那里飞眼刀子。

人觉颇感委屈。他嘶嘶的吸两口冷气,伸手揉揉额头上被弹红的那一块,到底卡顿的脑子没能准确的理解出地冥前后深意。看到地冥盯着他咬牙切实的使劲咬那蜜饯,背后一毛。叹口气回柜子倒腾出了三罐一模一样没开封的蜜饯,走过去给一股脑塞地冥怀里了。你消消气。听我解释啊,这件事还真不是我干的。

天迹一看吃的全进地冥口袋里,惊的要跳起来,连扑带跳的过去再柔若无骨弱柳扶风的往非常君怀里一倒,兰花指一捏尖着嗓子就开始嚎,哭的极其矫揉造作颇具地冥从前黑历史言情小剧本的女主风。

好友啊,你好狠的心啊。你让他一个人吃香喝辣,却把我一脚踢开。我也是个受害者可怜人,即使我能忍得住,可我肚子里的……

天迹……你还是闭嘴吧。人觉顿时感觉脑壳一抽,突突的疼。认命的叹口气把准备当零食的一大袋子长鼻王翻出来往天迹嘴里一塞,成功阻止了入戏渐深甚至快要不可控制,凄凄惨惨戚戚的唱起歌来的天迹。

非常君果然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非常君。天迹嘴巴吃的一鼓一鼓,咔擦咔嚓边啃着长鼻王,边一巴掌拍床板上下个定义,顺手再把吃完的包装纸一扔,那包装纸也十分自然且无辜的飘飘荡荡到了地冥床上。

评论(8)

热度(25)